VIP中文 > 玄幻小說 > 庶女毒妃:王爺請接招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你來了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你來了

    轉眼便入了夜。

    高寅許久沒有回家用飯。

    席間,苣氏,高瞻,高琛,還有高琛的生母吳氏都在,即便人不少,可用飯的時候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

    食不言,寢不語,這便是士族刻在骨子里的教養。

    用過飯之后,高瞻這才看著高寅說道:“阿寅,你隨我去一趟書房?!?

    他并沒有叫高琛。

    高寅看著高瞻點頭說道:“是父親?!?

    苣氏定睛看了高寅一眼。

    高瞻已經起身。

    他一起身,其他人皆站了起來。

    高瞻環視其他人一眼說道:“時候不早了,你們都回去歇著吧!”

    “是家主?!避氖吓c吳氏看著高瞻盈盈一福。

    高琛拱手說道:“是父親?!?

    高寅跟在高瞻身旁,父子兩人朝書房走去。

    高琛意味深長的看了兩個人的背影一眼。

    苣氏漫不經心的看了高琛一眼,高琛這才移開視線,吳氏親自將苣氏送了回去。

    高瞻與高寅兩個人在書房之中,婢女已經煮好了茶。

    滿室茶香。

    高寅坐在高瞻對面,父子兩人許久沒有這樣喝過茶。

    高瞻飲了一口茶,他抬頭看著高寅問道:“阿寅,你如何看待這次的事?”

    他所說自然是燕國公主溺亡的事。

    高寅緩緩放下手中的茶盞,他看著高瞻說道:“父親,這次的事遠非表面這般簡單,這個時辰姑母與公子還在宣德殿前跪著?!?

    高瞻雙眼微瞇:“依你之見是誰做的?”

    在他的注視下高寅緩緩吐出兩個字來:“姜策?!?

    “你我父子所見倒是相同?!备哒翱粗咭旖且还?。

    怎料,高寅接著又道:“還有姜禾公主也脫不了干系?!?

    這倒是有些出乎高瞻的意料,他定睛看著高寅說道:“此事已經累及夫人與公子,斷不能再把阿禾牽扯進來?!?

    “那無辜之人的性命呢?”高寅目不轉睛的看著高瞻。

    “其他人自然無足輕重?!备哒跋攵嘉聪腴_口說道。

    “父親……”高寅開口還想說些什么。

    高瞻右手一抬,他看著高寅說道:“此事你無需插手,我自會處置?!?

    高寅點頭說道:“是?!?

    “去看看你母親吧!”高瞻看著高寅說道。

    “是父親?!备咭従徴玖似饋?,他看著高瞻拱手一禮。

    在高瞻的注視下,他轉身朝外走去。

    他才走了沒有幾步,高瞻突然開口叫住了他:“阿寅?!?

    高寅腳下一頓,他扭頭朝后看去:“父親可還有什么吩咐?”

    “父親希望你時刻牢記自己肩頭的責任?!备哒翱粗咭馕渡铋L的說道。

    高寅拱手說道:“是父親?!?

    語罷,他提步走了出去。

    高瞻深深的看了他的背影一眼。

    那一眼格外的深沉。

    苣氏已經在等著高寅了。

    “阿寅?!备咭贿M來,她便含笑看著高寅招手說道:“到母親這里來?!?

    苣氏在軟榻上坐著。

    “是母親?!备咭彶阶吡诉^去,他坐在苣氏身旁。

    矮幾上擺放著許多女子的畫像,這些皆是士族女子,畫像后面還寫有她們的生辰八字,這些都是苣氏千挑萬選出來的,每一個人的性情與容色都是絕佳的,在苣氏看來唯有這樣的女子才能配得上高寅。

    “阿寅,你年歲也不小了,是時候該成婚了,這些都是母親千挑萬選出來的,你看看比較喜歡哪個?我會擇日給你定下婚事,這也是你父親的意思?!避氖鲜种心弥鴰讖埉嬒?,她細細端詳著,心中不停的做著比較。

    “母親,我的婚事不急,這些等以后再說吧!”從前高寅便是這般推脫的,如今依舊如此。

    苣氏看著高寅,她眉頭一蹙,緩緩放下手中的畫像,開口說道:“阿寅,不孝有三,無后為大,阿琛都定下婚事了,你作為兄長也該成婚了?!?

    高寅的目光落在那些畫像上,十數個妝容精致,衣裙華貴的女子,他一眼便看完了,在他看來這些女子并無任何不同之處,他全無一點興趣。

    苣氏看得出他興致缺缺,她耐著性子說道:“阿寅,你是高家唯一的嫡子,你的嫡妻可不是隨意一個人便可做的,她不僅需要有強大的母族,更需要有與你相匹配的容色與性情,你若是拿不定主意,我與你父親就替你做主了?!?

    苣氏說著抽出一張畫像放在高寅面前,她含笑說道:“這是王家嫡女王嫣,你父親與我都十分中意她,她年紀比你小五歲,無論性情還是容色都是頂尖的,你若是沒有什么旁的意見,不日我就派人上王家提親?!?

    “這是父親與父親中意的,而非我中意的?!备咭炊嘉纯赐蹑痰漠嬒褚谎?。

    “那你中意什么樣的女子?”苣氏定睛看著高寅問道。

    高寅沒有開口。

    他中意什么樣的女子呢?

    一張嬌俏的臉從他眼前閃過,那是一個格外鮮活的女子,不似姜禾公主那般驕縱,也不是士族教養的女子那般偽善。

    “今日桃花宴上的事,我與你父親已經知道了,城中已經傳出些許閑言碎語,吳氏在你父親面前話里話外一直暗指你與那個季氏阿嫵不清不楚,你父親已經有些惱怒,母親知道你心善,可旁人難免會多加揣測,你也知道你父親與我一直都對你寄以厚望,你的嫡妻必得我們都滿意?!避氖夏坎晦D睛的看著高寅說道。

    高寅端起矮幾上的茶喝了一口。

    他依舊沒有開口。

    苣氏看著他接著說道:“好在那個季氏阿嫵就要問斬了,旁人也中傷不了你什么,你該知道你父親最看重的就是家族的聲譽,若你與那個季氏阿嫵當真傳出些什么,以你父親的性子他會怎樣做?”

    苣氏一字一句落在高寅心頭。

    高寅緩緩放下手中的茶盞,他看著苣氏說道:“母親說的是,我也該成婚了,至于人選就由父親與母親做主吧!”

    他說著站了起來。

    苣氏凝神看了高寅一眼。

    高寅看著她拱手說道:“母親,時候不早了你早些歇息吧!孩兒還有事要處理就先回去了?!?

    苣氏微微頷首。

    不知為何高寅的妥協,并未換來她的笑容。

    相反她面色十分凝重的看著高寅的背影。

    “主母,您這是怎么了?郎君都已經同意了,您難道不該歡喜嗎?”一旁的盧婆子一臉不解的看著苣氏。

    苣氏意味深長的說道:“你難道不覺得他答應的太過輕易了嗎?”

    這些話她說過不下百遍,可哪一次他不是一口就回絕了!

    她還以為若要他點頭定要費一些周折。

    苣氏滿腹疑惑,究竟是哪里不一樣了?

    在此之前她從未多想過什么,譬如吳氏那些有意中傷高寅的話。

    兀的,苣氏猛地站了起來。

    “主母怎么了?”盧婆子一臉震驚的看著苣氏,她還以為發生了什么大事。

    在她的注視下,苣氏緩緩坐了下去。

    她真是細思極恐……

    當高瞻得知高寅同意定下婚事的時候,他也有些意外。

    雖然有些意外,他卻并沒有多想,他讓苣氏將所有女子的畫像都拿來,兩個人細細的斟酌了一番,最終還是定下來王家嬌嬌王嫣。

    只待選一個好日子,他便派人上門提親。

    從前在刑部大牢的時候,每餐都是一碗菜湯,一個窩頭,如今在天牢就只剩下一個如孩童拳頭大小的窩頭。

    魏氏,李氏,梅若雪,季媚與季茵被關在一間牢房。

    “這也是人吃的嗎?”季茵看都沒看一眼便把窩頭扔在地上。

    其他人怕的要死,自然也沒有什么胃口。

    季媚靠著魏氏坐在地上,她緊緊的拽著魏氏的衣袖,聲音顫抖的問道:“母親,我們真的都要死嗎?”

    魏氏沒有開口,可她心中明白,大王已經下旨哪能輕易改變。

    她聲音一落,梅若雪與李氏便再度落下淚來。

    “我不要死……”季茵驚慌失措的大聲嚷嚷起來,她死死的拽著李氏的衣袖哭著說道:“姨娘,我不要死……”

    李氏沒有開口,她腹中還懷著胎兒,她更不想死,可是跟誰說理去!

    季伯言一直在等季蔓的好消息。

    只是從上午等到晚上,季蔓都沒有出現,他情緒低落將手中的窩頭塞給吳生。

    吳生一言不發的啃著窩頭。

    整個天牢之中最鎮定的就數季嫵了。

    沒有驚慌失措,沒有惶惶不安,她一臉從容的坐在姜策帶來的錦被上,一手拿著窩頭,一手掰成小塊小塊的,慢悠悠的吃著,仿佛在吃什么美味佳肴一般。

    忽的,暗無天日的天牢中多了一絲亮光。

    季嫵瞬間扭頭追著亮光看去。

    忽明忽暗的光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姬行穿著一身白色的衣袍,他手中提著一個食盒,出現在眾人眼中。

    黃色的光暈籠罩在他四周,他看都未看其他人一眼,徑直走到季嫵的牢房前。

    季嫵緩緩站了起來。

    兩個人之間隔著牢房,四目相對的那瞬間,季嫵臉上一點意外都沒有,她看著姬行淡淡的說道:“你來了?!?

    天牢的侍衛上前打開鎖,推開牢房的門。

    姬行提著食盒走了進來,他看著季嫵說道:“是,嫵嫵,我來了?!?
  http://www.3155354.live/91_91963/352088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155354.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zw.com
牛牛棋牌游戏 广东好彩1开奖 江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度 湖北快3计划官网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 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表 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 手机怎么买股票 山西11选五开奖 江西体彩十一选5今天 俩人玩扑克的新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