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歷史小說 > 笙歌雪刃 > 正文 第二章 繁華貴邸樂無憂

正文 第二章 繁華貴邸樂無憂

    “來來來,愿賭服輸,愿賭服輸?!鄙倥瘜γ娴哪泻簜兒浪纳斐鍪值?。

    這一局的賭注是一條牛皮軟鞭,紅花檀做的把手,上邊鑲著紅瑪瑙和黃蠟石?!敖o你給你?!鳖I頭的少年長的虎胖壯實,雖不甚開心,但也還算爽快。他心里還想著再翻盤,猶豫了一下,從懷里掏出一把黃金鞘的匕首,高舉起來道,“再來一局,再來一局,我們若是贏了,鞭子還我,輸了,這把金刀歸你們,這把刀,可是鮮虞國的寶刀,剛從邊疆快馬加鞭送來的?!彼穆曇粢宦牼褪菈汛T的小胖子,還帶著幾分蠻橫。

    室內炭火燒的猛烈旺盛,男孩兒穿著厚實的寶藍色冬袍,上面密密的繡著銀色祥云圖案,衣服里鼓鼓的,一看就絮了很多棉,男孩兒熱的臉紅彤彤的,額頭出著細細的汗珠。這位正是范氏的大宗嫡長孫范銘,他用食指指著少女,挑著下巴,帶著滿滿的橫氣道,“再來!”范銘在這一輩里即是嫡孫又是長兄,性格又橫又霸道,家中弟妹們都怕他,無人敢拂其虎須,就連一同玩耍時也得小心著意,生怕惹著那霸王。不過凡事總有例外,再厲害的霸王也有天生的克星。他橫,有人比他更橫;他霸道,有人比他還霸道。那少女便是專門治范銘的那個克星,不僅不買他的帳,還偏喜歡同他作對,凡事都要爭搶個一二。少女姓姬。姬姓是天下最貴的姓氏,姬姓人身上流淌著的是王室與諸國君的血脈。她名喚“明筠”,今年十三,出身晉國公族,父親乃晉公子成毅,母親則是范氏嫡出大女。公子成毅的封地在曲沃,那個地方是百年前的舊都,離現在的王城距離不算太遠,因此明筠隨著母親每年都回來小住一段時日,時間不長,每次至多也就住個把月。不過呢,雖然住的時間不長,但這明筠每一回來,她都會盡己所能的把范銘狠狠的擠兌一番,惹得那范銘暴跳如雷,而那范銘也是怪,他明知道同她一道玩總要受氣,可她人一到府里,總要推開其他事,顛顛兒的上趕著來吵架斗氣。

    這幾代,卿族勢力愈盛,而公族不顯,但國君畢竟還是國君。明筠雖比范銘矮上整整一個頭,但該有的氣勢半分也不能短,面對范銘的挑釁,她不甘示弱的抬著下巴回過去:“多少局都一樣,再來也是你們輸?!蹦钦Z氣透著十足十的驕矜。

    “那是我看你來者是客,我讓著你?!狈躲懢褪莻€點火就炸的個性,說著就瞪起眼睛發起火來,他重重的把金刀拍在擺賭注的案臺上,“再來一局你且試試看!”

    “我又沒讓你讓著我,來就來,倘若我輸了,我贏得東西都還你,我的那匹大宛馬駒也一并給你?!闭f著明筠盤起胳膊,用一雙大眼不堪示弱的瞪了回去。

    “你說的!”范銘指著她說。

    “我說的!有話算話!”明筠把剛贏得的鞭子和之前贏的金虎頭全都拍到案臺上。

    這一局就只有范銘和明筠兩個人比,沒有人干擾,規則也簡單,就是誰投中的多誰就贏。

    范銘這次是鉚足了勁兒,連身上的冬袍都嫌礙事脫了,就穿著素黃色的中衣,他瞇著一只眼,擺著姿勢認真的瞄準壺口,他掂量著羽箭的分量,似乎在思考該用多大的力道才好。他在緊張的比量著時,明筠這邊則是拿起箭隨便一投,輕松的就投了進去。明筠每投中一次,就有弟妹們在一旁起哄,這讓范銘心里不舒坦的很,于是,連著幾次心煩意亂的都沒投中。

    很快,一柱香時間下來,輸贏立判。

    “我就說嘛?!泵黧扌Φ臓N爛,把案臺上的三個賭注全都不客氣的收下,自己拿走了那把鮮虞金刀,別在腰間,開心的拍了拍兩個小表妹的肩頭,把剩下了兩件分給了她們。

    對面的范銘則臉色黑的能滴墨了。

    明筠鬼鬼的笑著,從腰上解下來一串金鈴鐺,鈴鐺聲音清脆爽耳,她捏著頂頭提線處晃了晃,“輸了這么多,這金鈴鐺給你當補償可好?”

    “誰要你的破鈴鐺!”范銘一把把明筠手里的鈴鐺拽下,重重的扔到了地上,發出一陣脆響。

    室內一時安靜了下來。

    明筠低著頭看著摔到地上的鈴鐺,半晌沒說話,再抬頭,眼圈兒都紅了。

    范銘很是吃了一驚,沒想到這比他還要霸道的表妹竟然也會哭!轉念又想,他竟然把那樣霸道的表妹給惹哭了!范銘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半握成拳的手指在掌心兒里搓了搓,他傻愣了一會兒,才咳了一聲準備說句話緩和一下氣氛,可他剛準備開口,筠表妹就往他腳背上重重的踏了一腳,帶著萬分委屈的朝著范銘吼道,“你兇什么兇!我再也不和你玩了?!闭f著人就開始穿靴子要回去。

    “??!你居然敢踩我!”胖子范銘吃痛的嚎叫了一聲,見她要回去,又連忙拔高聲調“唉”的招喚了一聲,拉住正往腳上套著鹿皮小靴的明筠,“不許走,你不許走,你踩了我就想走?不行,我們得再比試一輪?!?

    明筠甩開他的手,重重的哼了一聲,“誰和你比試啊,輸了就生氣,小氣死了,技藝不精,還輸不起?!彼^續往上套她的靴子,只是鹿皮發澀,她襪子穿的又厚實,往上穿還是有些費力。

    “我輸不起?可笑!你也就投壺能贏了我,若是比真正的射箭,上了靶場,看我怎么贏你?!狈躲懻f著便上了些火氣,又實在是想把那鮮虞金刀給贏回來,便堵在門口搶走了明筠還沒套上腳的鹿皮靴,“你敢不敢再和我玩一局?”

    “問我敢不敢?那你搶我的鞋子做什么!”明筠試圖從范銘的手里搶回自己的左腳的靴子。

    小胖子把著那鞋不放,固執的堅持說道,“那我們去靶場吧,我們再比試一輪?!?

    “放手!”明筠使勁兒的往回拽。

    “去靶場我就給你!”范銘畢竟年紀大,身材又虎實的很,身上滿滿都是勁兒,明筠根本搶不過他。

    明筠試了幾次都無果以后,她眼睛眨巴了一下道,“好啦好啦,我去,我去不就得了?!?

    范銘聽了,這才滿意的松了手,急吼吼的道:“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明筠慢條斯理的套著靴子。

    “你快點兒!怎么這么慢!”范銘催促道。

    明筠依舊慢悠悠,向下瞥了瞥嘴角,輕哼了一聲。

    好不容易等她穿戴整齊,士銘開始拉她的胳膊,興奮的道:“筠妹,走吧!”明筠大大的翻了一個白眼給他,不客氣的打開他的手:“外面大風大雪大夜天兒的,傻子才會想著這時候出去玩,我才不和你一起犯傻,要去,你且自己去吧?!闭f著,接過婢女遞來的狐裘,自己系好風帶,漂亮的打了個結。

    “你!”范銘一時之間被氣的沒話說,他在府里一向稱王稱霸慣了,宗族里的弟弟妹妹們哪有人敢這樣和他講話,獨獨這個筠表妹。從記事起,自大姑母第一次帶她回府小住之后,他在府中一霸的地位就被撼動了。本來他才是中心,這明筠一來,宗族里的弟妹們就不自覺的圍著她轉,但他想不明白的是,明明這個人脾氣大的要命。

    “我們不都說好了的么?你言而無信!”范銘憤懣的道。

    “我又不是君子?!泵黧扌ξ膸纤氖虖膫兺庾?,可臨踏出門檻兒,她還回過頭盯他一眼,更過分的是,她竟然還舉起那把鮮虞金刀晃了晃,一副炫耀戰利品般的耀武揚威。他可是清楚的看到了她嘴角翹起了一個得意洋洋的笑。

    這讓范銘在后面氣的直跳腳,可愿賭服輸,他也只能憋屈的自己使勁兒跳兩下了,而那串掉在地上的金鈴鐺也被他一腳不知踢到哪里去了。

    冬日里,夜總是來的太快,小半個時辰前天還是有點亮光,現下已經全黑了。屋外頭雪花飄飄,頗為寒冷。

    明筠裹著一身厚厚的雪白狐裘,踏著帶軟毛里子的鹿皮靴腳步輕快的往回走。她此時心情極佳,一邊走一邊反復的端詳著那把贏回來的金刀,笑容一直掛在臉上。其實她脾氣雖大,可來的快去的也快,著實是個爽朗性子,剛剛在東瑞堂發生的那點小摩擦轉眼就被她拋到了腦后。

    “這把刀可真好看,這上面的圖案我竟從來沒見過?!泵黧迣⒌栋瘟顺鰜?,只見刀刃鋒利雪亮,借著月光與府邸內輝煌的燈火,可鑒人影。明筠將金刀舉起,對著月亮著迷的看了好一會兒,搖了搖頭嘆道:“真是把好刀,我可舍不得還回去了?!?

    婢子阿薇上前道:“這本就是主子您贏回來的,愿賭服輸,這刀不已經是您的了么?”阿薇是自小伴在明筠身邊貼身伺候的,因她性格爽快愛笑,一直以來都很得明筠喜愛,總帶在身旁隨侍。

    明筠撇了撇嘴角:“這顯然是把寶刀,他自己都沒稀罕夠呢,你瞧著看吧,他這兩天肯定會變著法子的來討要?!闭f到這兒,她又笑了起來,看向阿薇道:“他來也沒用,誰來我也不給,這把刀我看上了,就是我的了?!?

    阿薇也跟著笑,道:“屆時,君子銘若是來了,奴婢一定幫您頂好院門?!?

    明筠大笑:“三個你也頂不過他一個。他要來就讓他來唄,這么些年,他贏過我幾次?說不定,我還能套到他更多寶貝呢?!毖粤T,明筠歪頭笑著哼了一聲,斜眼朝金刀看去,而后雙目眸光一變,手握刀的姿勢亦是一變,身體拉開了架勢,伴著雪花飄飄,身姿利落的舞了一段,終了時她將刀朝上空拋起,手腕轉了一個花,再穩穩握柄接下,停下后她朝阿薇揚了揚下巴,道:“怎么樣,這刀配我如何?”

    “配極了,主子您英姿颯颯,好看極了,漂亮極了,美極了,這刀本該就是您的!”阿薇眼睛亮亮的,不吝贊美之詞。

    “嗯,說的好?!泵黧撄c頭聽著,對阿薇的吹捧之詞很是受用,“今晚賞你吃肉羹?!?

    阿薇聽了開心極了,當即拜下去扣頭,大聲的謝賞,抬起來笑嘻嘻的看著明筠,露出兩排白凈凈的牙,腆笑道:“主子,兩碗行么?”

    明筠聞言笑的是眉眼彎彎?!靶?,隨你吃,吃到飽?!泵黧薇揪褪莻€率真純粹的性子,此刻心情極好,笑顏明燦燦的,就像此時此刻夜空中掛著的那輪白月一般,清亮、皎潔、朗朗無云。

    雪還在下,飄飄灑灑。

    風漸漸大了,刮人臉頰。

    “有些冷了,回去吧?!?
  http://www.3155354.live/97_97993/336880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155354.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zw.com
牛牛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