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歷史小說 > 笙歌雪刃 > 正文 第十三章 高亭遙望赤火燃

正文 第十三章 高亭遙望赤火燃

    晉都新絳,范邸

    夕陽已落,夜色降臨。范吉射書房內的燈火燃了起來。

    范吉射面色沉沉,深嘆一聲,同范蔑道:“懷地是我范氏制衡趙氏的要地,父親十分看重,這些年這塊地一直緊緊把控在我范氏手中,此番趙氏好不容易尋得了這個機會,羊扈這件事估計不能善了。父親今日因此事大發雷霆,好一番責備于我。倘若這事處置不當,讓趙氏得了逞,恐怕父親會再不用我?!?

    “主公切勿過分憂心?!狈睹镅缘?。

    范吉射忙追問:“蔑伯如此說,可是已經有了應對之法?”

    范蔑道:“謀事在人,能不能成事還要看天。應對之法不敢說,只能說有兩三愚見罷了?!?

    “蔑伯莫要謙虛,快請說?!?

    范蔑斂容正色道:“既如此,那屬下就斗膽說了。屬下揣測主公您的心思。主公您與羊扈大夫交往密切,必有事不想讓老大人知曉,這樣看,您一是希望羊扈閉嘴,二是希望范氏仍能把控懷地,三是希望可以報復趙氏一番。蔑可有猜對?”

    范吉射肅然的點了點頭:“然也,那我該如何做呢?”

    范蔑道:“羊扈此人是注定要死的,但不應該是我們動手。若是我們動手,只能派人去刺殺,若是一次刺殺不成,驚到了趙氏,必定加派更多的守衛?!?

    范吉射皺起眉頭,問:“不是我們的人,那還會有誰?”

    范蔑笑了笑,道:“趙氏雖然準備充足,但趙氏內部卻并非鐵桶一塊,不希望趙鞅拿下懷地的可不僅我們范氏啊。主公您想,懷地倘若真并入趙氏勢力范圍之內,首當其沖的是誰?”

    范吉射恍然道:“蔑伯你的意思是,邯鄲趙?”他細細思考了片刻,露出了一絲喜色:“若是能得到邯鄲趙的幫助,此事或許真的可解?!?

    范蔑道:“若是主公能拉攏到邯鄲趙,必定事倍功半?!?

    夜色漸濃,直到天上掛滿了滿天星,范蔑才從范吉射的書房中出來。范吉射得了好計策,心中著實松快了不少,但他依舊十分在意父親今天對他說的那句話,一雙眉還是緊緊蹙著。恰好他的夫人左氏派人請他過去,范吉射想,若是去了左氏那里,定然還要將今天這些事再倒出來說一遍,光是想想心里就又開始煩躁起來,于是他喊了成何備馬車,直接去了大青山的別院。

    到了大青山,天色已經很晚了。

    范吉射在去往鮮虞女院子的時候,迎面走來了一隊干粗活的仆婢,有的提著木桶,有的拿著花鋤,他們見到范吉射后慌忙退到路邊跪下。

    范吉射并未對這些人施舍一眼,然而卻沒成想,那群仆婢之中突然有一名男子猛地沖了出來,提著木桶,將桶里骯臟的泥水猛地潑向范吉射。這事兒發生的突然,范吉射更是從未料及能有此事,竟被那桶臟水潑了個正著。

    大青山別院,鮮虞女住處

    自白日里辰廣走后,鮮虞女就一直一個人呆在屋內,不許婢女進屋,只獨自發愣?,F下,屋里沒有點燈,月光透過絹窗傾灑進去,落在妝臺的銅鏡上,冰冷冷的凝成了一層冰霜。

    屋里十分靜謐,只有更漏滴答的聲音。

    忽的,外面遠遠的傳來一陣騷亂聲。一開始鮮虞女并未在意,然而那團騷亂聲卻愈演愈烈,有男有女,有哭喊聲,有嘶吼著的叫罵聲。屋里很靜,鮮虞女清楚地聽見了一些語句,她猛然坐了起來,微微側耳繼續辨別,她眼睛圓睜,從席子上飛快的爬了起來,袍子都沒來的及穿就從屋子里沖了出去。

    她聽見了,那是她同胞的聲音,那嘶吼著叫罵聲是來自于她的同胞。她推開四周圍朝她奔來的婢子,努力的辨認著聲音的來源。

    冬夜里的風極寒,她卻來不及感受冷。

    遠遠的,幾座高臺驀的燃起了火光。

    天上沒有星星,已被濁云擋住了,如墨色般沉沉的夜空下,是燈火璀璨的偌大莊院。明筠站在高亭的欄桿上,手里抱著一個暖爐俯瞰整個大青山。

    天開始飄雪了,在風雪下,明筠覺著那燈火在跳動,如一閃一閃的星光,那星光延伸著,彷佛一直到天的盡頭。

    “小主子,您快下來吧,若是摔著了,可怎么辦啊,奴婢求您了,趕緊下來吧?!比槟赴仔劣珠_始絮絮叨叨了,明筠只當沒聽見。

    “那邊有火光亮起來了?!泵黧尥蝗豢吹礁『蠓酵瑫r有幾團火光被點了起來,秀眉輕蹙:“那里是哪兒???在干什么?”她隨身侍奉的都是原來她母親身邊的人,俱是從范府里出來的,對范氏可謂是十分熟悉。白辛往遠處一瞅,就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小主子,那兒就是后院兒的草場,那里架了好幾個燃火臺,演武時用的。平時一般是不點火的,現在想必是府兵夜訓吧,以前是這樣的?!?

    明筠看著那赤紅色的火光,想象著校場里熱鬧火烈的場面,腦中不由浮現起在曲沃時的畫面。曲沃的公子府內也有個大校場,她有時候也會跟著父親一起去,父親很疼愛她,從不拘著她什么,每次去校場,總會親手教她些騎射功夫,任她撒歡兒的滿場亂跑。

    只是,總有個遺憾。

    與父親在一起的時候,她就見不到母親。與母親在一起的時候,同樣的,她也見不到父親。明筠看著遙遙火光,眼眸里的光暗了幾分,父親與母親,就如同那幾座高高的燃火臺,同在一片小天地之中,卻永不相聚。

    明筠的發絲被風吹亂了,她的手摸著冰涼的柱子,似乎有些渴望那熊熊燃燒的赤紅的火光,在冰冷的冬風里,那光看起來似乎熱烈又溫暖。

    范宅府后,圈有一片極廣闊的草場,有射場,跑馬場,演武場之分。數日大雪紛飛,如今這操場上已覆蓋了一層白茫茫的厚重積雪。天越來越暗,草場四周的高臺上點起了火焰,熊熊的火焰在狂風大雪中癲狂的跳躍著,赤紅的火光瞬間燒紅了這傍晚昏沉的天色。

    校場里,士吉射站在高處,從侍從手里接過一把長弓。此時范吉射的眼神狠戾殘酷的可怕,他已經換過一身干凈衣服,是一件華紫色的窄袖袍服,而方才被污水潑臟了衣服正扔在腳下。范吉射身材修長健碩,胳膊上的肌肉即使隔著冬天的棉絮,仍能勾勒出有力的線條。他抬手,侍從便遞上一只銀頭箭羽。他拉開長弓,瞇起眼睛,在風雪中尋找到場下的目標?;鹕喔Z動著,映在士吉射的眼睛里,也似有一團火在燒。

    場下一片混亂,在圈起來的圍場里,一片慘叫哭嚎聲。方才的那些仆婢正在校場中接受著一場名為殘忍的“懲罰”。此時,他們每個人的發髻頂上都綁著一個紅色的球,約有成人拳頭大小,是箭靶子。有一隊兵卒牽著狼狗進入圍場,將那群仆婢圍在圈里。每只狼狗都是被特意馴養的兇狠惡犬,一旦發起狂來,把人咬死都是常態。仆婢們瑟瑟發抖,忍不住大聲的哭喊求饒,但這里面有四個人與眾不同。他們沒有哭喊,也沒有求饒,只站在一起,背挺的筆直,怨毒的看著高臺之上的范吉射。這四人皆是鮮虞人,都是先前那場大戰后綁回來為奴為婢的俘虜。

    那樣的眼神再次惹惱了范吉射,“咻——”羽箭出弦。

    他這一箭正中其中一個鮮虞人的頭部,正是今日將臟水潑到他身上的的始作俑者。那的利箭的箭頭從人的顴骨射入,直戳戳的穿過他的臉頰。場內的一些仆婢見到此景,陡然發出一陣陣尖叫,尖叫聲與血腥味兒刺激了圍著他們的狼狗。兵卒們得了令,將躁動的狼狗同時放出。

    尖叫!滿場開始發出驚惶失措的尖叫!

    人在拼命跑動,而饑餓的狼狗最愛追逐跑動的活物。很快,有人被一只惡犬撲倒在地兇狠的撕咬,藤黃色的麻衣很快沁出血跡,他在拼命的掙扎著,他頭上的紅球也在顫抖著,就像此時他驚懼又絕望的內心。

    士吉射站在高處,面色平靜而冷厲,他對準這個奴婢頭上的紅球又是一箭,這次是中了,利箭深深射入奴隸的頭骨里。士吉射此時冷笑了一下,箭頭所指又換了一個目標。

    小半個時辰后,圍場里已經沒有人能站起來了,大多數都一身血漬的躺在雪地里,有的還在呻吟,而有些已經一動不動了。

    該處置的人已經全都處置完了,士吉射覺著再玩下去沒什么意思了,示意人收場,這時,他突然聽見右后方的灌木叢里有人跑動的聲音,他順勢抽出一支箭搭在弦上,對準那叢灌木,厲聲道,“誰在后面鬼鬼祟祟的!出來!”

    靜悄悄的,灌木叢后的人似乎被嚇到了,一下子靜默起來。鮮虞女剛剛在后方目睹了整場,此時此刻,她渾身上下忍不住的劇烈顫抖著。她使勁兒的捂住自己的嘴,不住地搖著頭,一步也不敢再挪動。

    士吉射見后面沒有動靜,手上的彎弓拉滿了弦,已經能聽見弓弦絞緊了的聲音,令人感到心悸。

    “最后一遍,出來!”
  http://www.3155354.live/97_97993/337644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155354.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zw.com
牛牛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