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歷史小說 > 笙歌雪刃 > 正文 第十九章 共賞奇珍吐真言

正文 第十九章 共賞奇珍吐真言

    范吉佑咳嗽的臉都紅的,映在蒼白瘦削的臉頰上,更顯病態,他此時好不容易止住了咳,正閉著口用力的喘著氣。

    “這怎么是好,這回出來,又壞了,就說別出來別出來,你要是有個好歹,我可怎么活?!笔慷蛉擞跤踹哆兜恼f個不停。

    范吉佑擺了擺手,讓士二夫人別再說話,他艱難的壓下了氣,帶著嘶啞開口同夏款道,“你我數年未見,如今你打了勝仗回來,我做二哥的,怎么也要來為你慶賀一番。只可惜,三弟的陳年老酒我是無福消受了?!闭f著,他深深的看向范吉射,似是自嘲般的笑了一聲,以水代酒與夏款喝了一杯后,就離席回去休息了。

    排簫幽然婉轉,編鐘清脆明亮,歌姬唱著時下炙熱的曲目,場中的舞姬們隨著樂聲扭動著身體取悅眾人,珍饈佳肴,美酒佳人,宴席上一片笑語歡顏。這場宴席算的上賓主盡歡。

    這場接風宴一直到日落西山才散,酒已不知過了多少巡,一個個都喝的醉醺醺的,步履蹣跚,酒氣熏天。

    夏款縱使平時酒量不錯,也架不住今天滿場賓客挨個兒來敬酒,他腳下像踩了棉花,他扶著小廝的肩膀,由一個范府的管家領著一路往府外走去。

    路過一片紅梅林,他停了下來,有些愣神的看著那片紅如云霞的梅林。

    “夏將軍,這是府里最大的一片梅園了,今年的雪水多,這梅花開的格外紅潤些?!蹦莻€管事如是說道。

    夏款看著這燦霞般的梅花林,那匆匆過往一幕幕的浮現于心頭,在腦子里一遍一遍的重演著。

    愣怔間,他恍惚聽見有人喚他,回過神,是管事在說話,“夏將軍?夏將軍?您沒事兒吧,這位羅娘來找您?!?

    “羅娘...?”夏款轉頭去看,一眼就認了出來,眼前這個清瘦白晰的女子是羅盈。

    “夏大人彷佛是醉了,不過也不打緊,你收了這株梅,我的活兒就了了?!绷_盈手里拿著一支紅梅,那朵朵紅梅仿若心血染就,殷紅明艷之極。

    夏款接過這支梅,喃喃自語的道 “殷殷額間胭脂花,仿若紅梅雪中開?!?

    “夫人昨兒個點了新香,甚是喜歡,為聊表心意,見院子里梅花開得好,擇一支贈予故人,忘將軍不要嫌棄才好?!绷_盈笑盈盈的行了一禮,“時辰不早了,我便回去了,大人您慢走?!毖粤T,羅盈就轉身走了。

    夏款看著手里的這支紅梅,他一手按著腰間的佩劍,一手把紅梅枝高高舉起,對著冬日的殘陽,看紅梅與橙紅的晚霞遙相輝映,

    足夠了,一枝梅足夠了。

    夜幽蘭之所以一香難求,只因它是戎族王帳里的熏香,夜槿花與九幽蘭都只長著大漠里的綠洲之中,花期短,數量少,香氣繚繞,十分珍貴,只有戎族最尊貴的那一小撮人能用。那香他總共也就得了三盒,價值何止千金,他卻全數送了她。

    千金換得一枝梅,倒也是值了。

    范銘在席間被幾個相熟的少年人勸著多喝了幾杯酒水,雖不至于醉,但卻是喝的渾身上下熱乎乎的,興致高昂。吃了這么長時間的酒席,要帶明筠一起去看火鳳珠的事,他可一點兒也沒忘。散了席,他直接奔去妙園。

    “呀!你喝酒了?”明筠拿手扇了扇對面人身上傳來的酒氣。

    范銘看見明筠的動作,抬起胳膊左右嗅了嗅,道:“哪有什么味道?!?

    明筠看著范銘紅彤彤肉鼓鼓的臉頰,覺著有趣,笑道:“你在酒肉席上浸了那許久,自己當然聞不到了?!?

    范銘也笑了起來,道:“可別管什么味道了,我來是為了邀你共賞奇珍的。走,跟我來?!闭f著,范銘一把抓住了明筠的手腕,不由分說的拉著明筠出了屋子。

    “干嘛???去哪兒???”明筠被范銘搞得一頭霧水。

    “跟我去就是了,去了你就知道?!?

    范銘說的神神秘秘,一路上,明筠好奇的詢問了好幾次,范銘也不透底。兩人走了好一會兒,終于到了地方。明筠一瞧,這不是外祖父的院子么。

    明筠眉頭當即一挑,掐起腰質問范銘道:“你不是說帶我去看什么奇珍異寶,來外祖這里做什么?”

    范銘笑著去拉她:“就在里面,我帶你去,是今早上夏將軍獻給祖父的?!?

    入了范鞅的院子,范鞅身邊的老仆迎了上來,含笑道:“老奴見過君子、貴女,老大人此時正與家臣議事,短時間倒是不得空啊?!?

    范銘道:“不敢叨擾祖父正事。我來是為了向祖父討那火鳳珠一看,今日在席上可沒看仔細?!?

    老奴聽了,笑道:“這個好說,老奴這就讓人拿出來,您二位可去側間稍等?!?

    范銘同明筠到側間的席上,靠著小案坐下。很快,有婢子小心翼翼的捧了匣子進來,輕輕的置放的小案上。當盒子被打開,火紅的珠子在燭火映照下光華大盛,金紅兩色交融,美的令人驚嘆。

    明筠縱是從小見慣了奇珍異寶的,也不禁被這顆珠子吸引,湊近了去看。

    范銘看見明筠的樣子,道:“可不敢騙你,真是個好寶貝?!闭f著,他也湊頭過去。

    兩個人頭對著頭,臉靠的極近。寶珠瑩瑩,自帶光輝,此時此刻,明筠的臉仿佛也帶上了層紅潤潤的珠光,映的人愈發眉眼如畫。范銘的目光不經意的掃過明筠的臉,便看愣了神,他覺著今日的表妹較之以往格外的好看。

    以前也好看,不過今日更好看。

    這會兒,明筠正入神的瞧的珠子,而范銘也正入神的瞧著明筠。

    “筠妹,你真美,你比這顆珠子還好看?!狈躲懶睦镞@么想著,嘴上不由的就說了出來。

    明筠愣了愣,身子一動一動,只抬起眼睛看著范銘,眼睛飛快的眨巴了好幾次,而后直起身子,出聲笑了起來,道:“你這倒是說了句實話,我愛聽,其實說實話,我也覺著自己要更美些。來,再多說幾句好話給我聽聽?!?

    范銘剛剛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夸了眼前這個人,回想過去怎么些年的相處,總是以吵架拌嘴為主。此刻被明筠一笑,心里升起一股羞惱的感覺,于是便連忙否認了剛才自己的話。他盤起胳膊,扭過頭,道:“我剛剛說什么了,我可什么都沒說,誰夸你了,自作多情?!?

    明筠看范銘翻臉翻的飛快的姿態,努著嘴哼了一聲,也扭過頭去,一句話也沒說。

    晉國中部城邑,蒲邑

    自勒都走后,薛獻幾人便從石邑出發,買了輛馬車,一路直奔蒲邑城。

    蒲邑位于晉國中部,居于三個大城邑之間,是個富庶之地。與戰后一片破敗之氣的邊城大不一樣,這里的百姓生活安樂,氛圍一片欣欣向榮。街上商肆林立,行人如織,小販們熱熱鬧鬧的吆喝生意,栽滿貨物的車馬來來往往,熱鬧非凡。

    街上,薛獻一行人正在采買。子璋年紀小愛熱鬧,拉著子固遠遠的走在前頭。子稷和師叔薛獻落在后面,一邊在攤子上挑揀些有用的,一邊說著事情。

    “師叔,咱們到蒲邑也有幾天了,怎么四處也探聽不到尹堓大夫的消息,該不會還未到吧?”子稷問道。

    薛獻搖了搖頭,道:“不應該。前一陣子得過一封傳信,按信上的他們走的路線,這個時候尹大夫他們應該到了才是。也不知路上是否出了什么事情?!?

    子稷皺起了眉,道:“遲遲不來,總讓人心里不安,師叔,不如我派一些人手出去,看看能不能和尹大夫那邊接上頭。倘若是那邊遇到了什么事,我們這邊也可隨機應變?!?

    薛獻點頭道:“可以,但是派過去的人定要選謹慎機變的人,尹大夫那邊定有不少雙眼睛盯著,千萬不要讓人看出破綻?!?

    子稷頷首道:“我明白?!彼戳丝辞胺讲贿h處子璋興致勃勃的背影,搖了搖頭,道:“尹大夫苦心謀劃只為他,可他倒過得輕松?!?

    “這也是尹大夫的一番苦心啊?!毖ΛI嘆氣道。

    “瞧他那開心的模樣,看了光讓人來氣?!弊羽⒄f著,快跑了幾步上前,一把揪住子璋的后衣領,那指節朝子璋的腦袋上用力一敲。

    子璋抱頭呼痛,大聲抱怨道:“子稷師兄,你干嘛又無緣無故的打我?!?

    子稷又敲了他一下道:“誰說無緣無故,你買了那么多無用的東西,胡亂花錢,打你兩下是輕的?!?

    “錢又不是我出的,是子固師兄出的,你怎么不打他,光打我?”子璋反駁道。

    子稷聞言還要再敲他,這時,子固卻伸手擋了一下。

    子固朝子稷笑了笑,沒說話,但眼神里意思很明顯。

    子稷無奈,送開揪住子璋后衣領的手,對子固搖頭道:“你就是對他太好了?!?

    子固笑道:“職責之所在?!?

    “但你現在是他師兄,你也可適當管教管教?!弊羽⒄J真道。

    子固摸了摸子璋被打痛了的頭,溫聲道:“還小呢,況且也吃了不少苦?,F在是難得的好時光,讓他放縱些也無妨的,等回了國就不能如此了?!?

    子稷聞言,倒也一時無話。

    這時,街上傳來一陣騷亂,一群人馬飛快從遠處疾行而來??祚R飛奔,行人紛紛避讓,但總有躲避不及的人。眼瞅著就要撞上人了,縱馬之人只得緊急勒馬,那馬應是軍馬,行止十分聽話。

    馬上坐著的是個中年男子,身材較為魁梧,他一臉的急色,大聲驅趕著行人:“趕快讓路,趕快讓路,人命關天的急事?!?

    行人看他說話兇,不敢招惹,依言往旁邊讓路。

    馬上的人不經意的在行人堆中看到了個一頭白發之人,只覺著有幾分怪異,有點兒說不上來的感覺,有些眼熟的同時又十分陌生。但此時他心急如焚,也就顧不上了,行人將路一讓開,就飛快的拍馬離開了。
  http://www.3155354.live/97_97993/338792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155354.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zw.com
牛牛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