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歷史小說 > 笙歌雪刃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碎玉染泥袖中藏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碎玉染泥袖中藏

    侍衛得令,將陳元二人圍成一圈,拳打腳踢,毫不手軟。慘叫告饒聲一時間傳遍整個馬市。沒多久,兩人就撐不住暈了過去,只不過他們真暈還是假暈這一點還有待考量。

    “主子,人似乎暈過去了?!笔绦l道。

    范銘鄙夷的看了看那兩人,冷哼一聲,道:“帶回去找個地方關起來,這事兒不能就這么算了?!?

    “屬下遵命?!?

    塵囂落下,洗練的藍天下,厚厚的大朵大朵的白云飄著,空氣里依舊彌漫著冬的寒意,每一口呼吸都是冰涼的,直凍的人鼻頭通紅。

    該散的人都散了,范銘吸了吸鼻子,上前一步叫住準備轉身的子稷,但他沒有想好要說什么,只“喂!”了一聲,便沒了下文。

    子稷背對著士銘,微微側頭看了他一眼,將男子扔入馬槽里的那個錢袋拋給范銘,范銘下意識的接了下來。

    “他們被你的人帶走了,這袋錢就給你了,我不需要這錢?!弊羽⒌恼f著,手上順了順黑馬的鬃毛。

    范銘掂量了一下錢袋的分量,在手里拋了幾下,道:“難怪你要生氣,就這些錢還想買驪戎的寶馬,真是不自量力?!彼f完,隨手把錢袋扔給身后的侍衛們,笑道:“你們拿去分了吧?;厝ズ煤谜疹櫮莾蓚€雜種,這錢權當你們的辛苦錢?!?

    侍衛們紛紛謝賞,十分領會范銘話中之意,亦是笑道:“屬下拿了錢,定然會好好照顧的?!?

    “你的眼力倒是不錯,竟然能看得出這是驪戎的馬?!弊羽阮^同范銘道。

    范銘佩服眼前這人身手利落,又幫明筠擋下了一襲,心里不由的拉近了距離。他嘿嘿的笑了笑,指著明筠道:“實不相瞞,這不是我看出來的,是我筠——,額,筠弟看出來的。我雖然知道這是西域馬種,但在我眼里,這驪戎、犬戎,還有大宛、月氏之類的地方,那里的馬都長的差不多,我是看不太出來?!?

    子稷“哦”了一聲,看向明筠道:“想必這位君子必是懂馬愛馬之人?!?

    明筠聽了忙擺了擺手,道:“家父愛馬,我只是跟著學了些皮毛罷了,不足為提,不足為提。我看君子的身手不凡,簡單出幾招,便輕而易舉的將人打倒在地,實在是厲害?!?

    子稷笑答道:“我也是跟著師父學了些皮毛,亦不足為提?!?

    明筠聞言,不由的笑了起來。她想,這個人說話倒挺有趣。她探究般的盯著眼前這個人,神神秘秘的藏著臉,也不知長什么樣子。

    對面的人似乎覺察出她的視線,壓了壓垂帽,道:“并不是故意掩藏,只是我早年遭遇火難,臉被毀了大半,相貌十分丑陋?!闭f著他微微從側面掀起面紗,露出了下巴與一點側臉與明筠看了一眼,而后飛快放下了面紗。

    明筠確實驚訝,方才雖只一眼,卻看到了那人側臉上布滿了深深淺淺的疤痕。

    明筠看了心里有些堵,連忙拱手歉意的道:“這位君子,無意冒犯,還請原諒?!?

    黑紗之后,子稷有些心虛,只低聲道:“無礙的?!?

    一時間氣氛略有些尷尬,明筠眨巴了幾下大眼睛,目光移到那匹黑馬身上,這才想起自己擠過來的目的。她不就是沖著這匹驪戎寶馬來的么,來都來了,總得試上一試。

    這么想著,明筠就開門見山,道:“這位君子,其實我今日就是沖著你這匹馬來的,我遠遠看見,就知此馬不凡,心里中意這匹馬,不知君子出價幾何?”

    聞言,正摸著黑馬鬃毛的子稷停下手上動作,問:“你想買馬?”

    明筠道:“正是?!彼娴氖呛苤幸庋矍暗倪@匹馬,她想著:若是買到了,就自己留下,至于表兄那匹,另外再尋或者送點別的也可。

    明筠滿心期待,只等著對方開口報價。天下之物,只要有價,她都買的起。

    “不賣?!泵黧拗宦爩Ψ较攵紱]想直接拒絕道。

    明筠的眼睛眨巴眨巴,有些懷疑的反問了一遍:“不賣?”

    “不賣?!睂Ψ皆俅螐娬{。

    “為何?”不愿賣給那個陳元倒罷了,明筠想不明白為何這個人也不愿意賣給自己?!拔視煤脨巯н@匹馬的?!彼J認真真的補充道。

    “這馬性子野,是個倔脾氣,若馴不熟,將人甩下馬也是常有的。這馬若尋不到合適的人,我便牽回去不賣了?!睂Ψ交卮鸬?。他頓了頓,繼而說道:“這馬市里好馬很多,你可以去別家看看。不過若你誠心想買,我倒是可以給你薦一人,他手里好馬如云,你盡可去尋他?!?

    “是誰?”明筠問。

    子稷道:“那人姓牧,住在城西。他家在文坊街第八戶,你盡可以去找他?!?

    明筠頗為遺憾的點了點頭,示意自己記下了,但她有些不甘心,還想再磨一會兒,剛想開口,對面那少年朝著她施了一個禮,道:“這位君子,可還有事?”

    大家族出來的孩子,都長著一顆玲瓏心。明筠聽得出也看得出來,這是逐客的意思,便同范銘一道告辭離去。

    人走之后,子稷看到了地上的碎玉。明筠方才扔出去的青玉墜已經碎成了好幾塊,此刻都沾上了黑泥,臟兮兮的。子稷看了那些碎玉一會兒,蹲下來,仔細的將碎玉一一撿起,用手擦去黑泥,收進了袖兜之中。

    馬市一角

    剛剛在馬市鬧得這一出,湊熱鬧的人不少??礋狒[的人中恰好有個人認得那個陳元。他與陳元舊日常常一同飲酒,關系不錯。他名叫王莘,素來膽小怕事,先前那會兒他就認出了陳元,因怕陳元認出自己,也牽扯到他,便趕緊離開??蛇@人跑了一會兒,心里總覺著有些愧疚,又轉身折了回來,躲在安全的遠處偷偷地觀望情形。待他看見陳元真被范銘的隨從給帶走了之后,他開始有些著慌了,他二人畢竟也是昔日舊友,如今人被帶走了,這可怎么是好?

    以王莘的膽量,他自是不敢跑到那些人前求放了陳元。他想了想,還是決定去給陳氏報個信兒。

    這陳元之所以猖狂行事,很大一部分程度是因為家中有勢,父親在朝任司臣佐一職,司臣大夫乃是掌管晉國與其他諸侯國的涉外之事,是朝中要職之一,司臣佐乃其副職,也是一個重要的官位。陳氏府邸就位于東城,且占據了一個不錯的地腳兒。王莘一路小跑至陳府門下,他上氣不接下氣的扶著膝蓋喘著粗氣道,“不好了,不好了!”

    陳府門房老仆顯然是認識這個王莘,他記得這個人過去常來他們家府邸內喝酒,同他家的大君子陳元十分交好?,F在他突然且口里不停地喊著“不好了,不好了”的跑過來,嚇得那老仆也慌了神,問道:“怎么回事,什么不好了?可是我家大君子出了什么事?”

    “你家君子被人拿走了,快帶我去見你家大人!”王莘道。

    老仆十分震驚:“什么!我家君子人拿了?是什么人?”

    王莘道:“來不及同你說了,快帶我去見你家大人?!?

    “你隨我來?!蹦抢掀鸵娛虑榫o急,直接就帶著王莘進了府。

    司臣佐陳昊大夫正在書房內看著一卷書簡,聽見屋外有些動靜,不悅的皺起了眉頭,朝外面大聲呵斥道:“外面什么事這么吵鬧?”

    “大人,不好了,君子元被人擒走啦!”那老仆在外面慌張喊道。

    陳大夫一下子站了起來,出了房門,皺著眉頭沉聲問道,“把話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莘對陳大夫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今日在馬市發生的事,聽的陳大夫眉頭緊皺,問道:“那個帶著侍衛的小子究竟是何人?”

    這個王莘當然不知,當時他只想著趕緊躲躲風頭,哪里還敢去特意打聽。陳昊大夫見再也問不出什么事情了,就厭煩的王莘退了下去,另外派了人仔細打探去了。他坐在座位上,沉沉的嘆出了一口氣,他用拳頭敲了敲案桌,總覺著事情不會太順利。

    下午,新絳城中仍舊一片車水馬龍,十分繁華。

    子稷的馬仍舊沒有賣給任何人。到了快要閉市的時辰,他便牽著黑馬一同回去。黑馬的馬蹄慢噠噠的踏在嘈雜喧鬧的街道上,十分的閑適,似乎也在感受著晉國王都的熱鬧喧囂。路兩邊的房屋建筑鱗次櫛比,街面上小販推著貨車吆喝叫賣,賣吃食的小攤上飄著熱呼呼的香氣,目光所及之處,皆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再走過無數個轉角,無數巷道后,子稷的視野里出現一戶農家小院。小院子與一家小作坊比鄰而居,小作坊外面用籬笆圍成一個大院子,從外面看也就似一戶普通農家。隔著籬笆,能聽見屋內劈劈啪啪的燒柴火的聲音,遠遠的都能聞到大鍋熬糖的甜蜜味道。
  http://www.3155354.live/97_97993/3402454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155354.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zw.com
牛牛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