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修真小說 > 九先生 > 正文 第一卷 符入玄云 第005章 出城

正文 第一卷 符入玄云 第005章 出城

    三天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這三天的時間孟家所有人除了孟瑤兒和孟墩都對謝塘是又驚又怕,畢竟朝夕相處了將近十年的上門女婿,轉身一變成為了整個大梁國的小王爺,放在誰的身上也是很難接受的。

    有一些當年因為一些雞毛瑣事和謝塘斗過嘴干過架的人甚至都連夜逃出了城,一個個都生怕被謝塘來個秋后算賬。

    九段城內有一個小家族——司徒家族,雖然比不上九段城的三大家族,但在城中也有很深的底蘊,司徒家被稱作書香門第,祖上曾出現過一位大文豪,寫得一手好文章,這才讓世代扎根在九段城的司徒家名聲大振,只不過,過了一代又一代司徒家在也沒出現過文采超群的子弟,。

    當年司徒家的長女司徒普華還只是一位少女的時候,有一次獨自在溪澗洗澡被恰好游玩的兩個孩子撞見了,當時年長幾歲的司徒普華二話不少打了兩個孩子每人兩個耳光。

    當年那兩個孩子一個身穿錦衣華服,一個身穿破爛麻衣,身份的差距絲毫不影響兩人的關系。

    當年那位錦衣華服的男孩正是剛剛來到九段城的謝塘,和他認識的一個普通人家的小孩,叫杜鐵。

    后來謝塘回到孟家之后對這件事只字未提,而那位在九段城土生土長的孩子可受不了白白被人打了兩個耳光的氣。沒過幾天在杜鐵的宣傳下整個九段城的人都知道了司徒家的大小姐城外洗澡被兩個路過的孩子撞見了,之后那兩個孩子就被揍了兩個耳光,而且其中一個被打的就是孟家的小上門女婿。

    因為此事孟云忠當年還特意上門找司徒家的人理論呢,只是司徒家的人也沒給孟云忠什么好臉色。

    只是在得知謝塘是雍涼王的兒子的時候,當天晚上司徒家的家主就把司徒普華五花大綁的送到了孟府門前。一些司徒家的長老也都分分出面了,一個個整整齊齊的跪在孟府的門口,說什么都是司徒家的錯,如今把司徒普華給殿下綁來了,要殺要剮隨殿下處置,只求殿下給他們司徒家一個機會,以后他們司徒家愿意為殿下為奴為馬在所不辭。

    只是讓司徒家非常尷尬的事卻是他們中午的時候就跪在了孟府的門口,直到到晚上才走出來一位十多歲的少年,那少年一只手拿著冰糖葫蘆,在跪在地上的人群看了一遍又一遍,還特意走到了被五花大綁的司徒普華面前,孟墩踮起腳用糖葫蘆的簽子懟了一下司徒普華的胸脯,還小聲的對司徒普華說,“杜鐵那家伙真有福?!?

    孟墩吃了一口糖葫蘆,含糊不清的說,:“我姐夫說了,當年他被打沒什么,只是那個叫杜鐵的就太可憐,如今連個媳婦都沒有,要是杜鐵愿意就把司徒普華嫁給杜鐵就得了?!?

    孟墩說完話轉身就跑,不一會又跑了來了,“對了還有最后一句話我忘了說,我姐夫還說了讓你們半刻鐘離開這,要不然他就讓鄧胖子還收拾你們這個爛攤子?!?

    原本全場都面無表情的司徒普華在聽了鄧胖子三個字,也是緊張了起來,身體不停的抽搐。

    因為百姓傳言,雍涼的鄧胖子是一個殺人狂魔,折磨人的手段更是無人能超越,落在他手里的人,死都會變成一種奢望。

    ——

    一家人吃過晚飯之后坐在桌子上閑談,有孟云忠夫婦,孟瑤兒,孟墩,謝塘和鄧樂池。

    孟墩說:“鄧將軍你的大名比我姐夫的好使多了,我出去和司徒家的那群人一提你他們全都跑了?!?

    鄧胖子哈哈大笑:“我怎么敢跟殿下相提并論呢?!?

    孟墩突然有些憂愁,他學著大人哀嘆一聲,:“我要是在大幾歲就好了,鄧將軍咱倆對脾氣,要是我能在大幾歲定當和你結拜為兄弟,一起馳騁戰場,一起喝酒吃肉,想想就快哉的不行了?!?

    孟云忠大喝道:“放肆,你這小子瞎說什么?!?

    謝塘連忙說:“沒事的岳父,孩子嘛童言無忌?!?

    鄧胖子也跟著附和,“沒事的孟家主,我也挺喜歡小墩的,等他長大的要是他真愿意,我就和他拜個把兄弟,能和殿下的小舅子義結金蘭,我鄧胖子都賺翻了?!?

    “岳父岳母,這么多年來一直沒有把真實的身份告訴你們,我也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還請您二位能理解我。 “

    孟云忠受寵若驚般:“殿下謬贊了,殿下能來到孟家是我孟家乃至九段城的幸事?!?

    自從謝塘的身份被揭開之后,孟云忠對著謝塘的稱呼一直都是殿下二字,謝塘讓孟云忠還像以前一樣叫自己名字,可孟云忠就是不肯,謝塘也沒有別的辦法。

    謝塘說:“岳父,這次我打算帶瑤兒一起走?!?

    孟云忠喜出望外,根本沒有反對的意思,只是孟瑤兒開口了,“我能不去嘛?”

    “你不想和我走嗎?”

    孟瑤兒看著謝塘說:“不知道從什么時候我就開始喜歡上你這個上門女婿了,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而不是你的身份,就算你現在是一個乞丐我也會照樣喜歡你?!?

    “那你為何不跟我走?”

    孟瑤兒眼睛泛著淚珠:“你是雍涼的小王爺,是雍涼王的世子殿下,我呢,一屆商賈的女兒,就算我去了雍涼,你的父王會同意你娶我嘛,就算娶了我是不是也就是個側妃?官宦門庭不都講究門當戶對嘛,我配嗎?”。

    孟瑤兒把這幾天積攢在內心的話終于都說出了,自己更是幾近哽咽大哭,她跑出了屋子。

    孟云忠夫婦重重的嘆息了一聲,他們并沒有責怪自家的女兒自作主張魯莽行事。

    謝塘追了出去,在一個涼亭的角落里一把抱住了哭泣的孟瑤兒,“瑤兒,我是真心的喜歡你,但我不想騙你,我是雍涼的小王爺,到時候肯定會有所謂的政治聯姻,但你孟瑤兒會是我的正妃?!?

    孟瑤兒盯著謝塘,“真的嘛?”

    “當然是真的,瑤兒你是我這一輩子見過最善良的女孩”。

    孟瑤兒抽了抽鼻子,“我只善良,不漂亮嘛?”

    謝塘急忙補充道:“也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孩?!?

    孟瑤兒使勁的錘了幾下謝塘的胸口,這才沒有繼續哭泣,“我這次不會和你走的,若你在及冠之年的還喜歡我心里還有我,就來找我,我就做你的王妃,如果你不喜歡我了……”

    下面的話孟瑤兒沒有說出來,因為謝塘已經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孟瑤兒的櫻桃小嘴了,這一夜謝塘在孟瑤兒的閨房內一夜未歸……

    鄧胖子不愧是雍涼有名的上將軍,辦事效率絕對一流,三天的時間把九段城所有的事處理的井井有條。

    就連當初謝塘和孟墩的那次走鏢被劫的幕后黑手都找出來,原來當初是趙家和李家聯合了一位打劫山寨來想要殺掉孟墩小少爺,只不過謝塘也在就遭了那無妄之災。 鄧胖子事后就要帶著雍涼軍去踏平了那山寨,只是被謝塘按了下來說不著急,等回雍涼的路上他要親自去那個山寨走一走。

    九段城多年來的三足鼎立的時代早已經過去,現在是孟家一家獨大。李家被滅大部分的家產都充公了,而名下的產業也都被孟家收入囊中,趙家的結果比李家好的很多,他們把名下所有的產業都連贈帶送給了孟家,這才讓趙家留下了許多香火后代。

    幾年之內,孟家就把生意從九段城做到了整個翼州,孟家也一躍成為了整個翼州的頂尖的豪門貴族,這一切都只因當年的孟家有那么一位上門女婿。

    浩浩蕩蕩百騎黑武甲士就要離開了九段城,為首的是位高坐馬背之上的俊俏公子哥,與他并排的是一位身批將軍鎧甲臃腫胖子。兩人正是謝塘就鄧樂池。

    鄧胖子已經是很多年都不騎馬了,多數出行都是乘坐馬車又舒心又愜意。臨行前鄧胖子和謝塘說此次回雍涼路途顛簸,殿下還是坐馬車來的好,可謝塘說了想沿路看看管道上的風景,要是你鄧胖子受不了就去坐馬車沒人會怪你。

    鄧胖子轉念一想,殿下都騎馬,難道自己還敢坐馬車嘛。

    謝塘和鄧胖子在最前方,中間是雍涼百騎黑武甲士,在后面是兩輛馬車,分別坐著甄尤和他的娘親,和瘸腿的老陳。在兩輛馬車的最后面有一騎獨行,正是那位武道大宗師甄夢。

    道路之上謝塘停下了腳步,他翻身下馬嘴角路出了笑容。原來是他們的正前方出現了一位“不速之客”截住了去路。

    那人穿著一身廉價的衣衫,個頭比謝塘高一點,但長相卻是沒法相比的。

    黑武甲士早已是做好了戰斗的準備,部分弓弩早已是準備好了,只要謝塘一句話隨時就可以把眼前的這個人打成篩子,不過鄧胖子卻已讓黑武甲士解除戰斗狀態,因為那個人謝塘認識,應該算是謝塘在九段城唯一的朋友了。

    那位不速之客腳尖點地,就向謝塘沖來,兩人以拳對拳,分分后退了一步。

    不過下一刻,看的鄧胖子眼珠子都要掉下來,在他心中高高在上的殿下,竟然用了潑婦打架的方法。

    就看見謝塘一把揪住頭發,一腳就朝著對方的褲襠踢去,把那個人踢得嗷嗷直叫。

    不過那人也以同樣的招式反擊回去了,“謝塘老子跟你拼了?!?

    堂堂的雍涼的小王爺,世子殿下竟然和人在地上摔跤,滿地打滾,什么拽頭發,踢褲襠扣眼珠子所有陰損的招式都被這兩個人使出來了。

    兩個人打累了,就分開了。謝塘主動說:“杜鐵這次算你贏了?!?

    那位劫道的人正是謝塘的好朋友杜鐵,杜鐵說我才出城幾天呀,今早一回到城就聽說你小子搖身一變成了雍涼的小王爺了,是不是真的呀?

    杜鐵看了一眼那整齊的黑武甲士,“看樣子應該是真的了,不管你是什么兒子那都和我沒關系,我只知道你謝塘是我杜鐵一輩子的兄弟,一起偷看女人洗澡的兄弟?!?

    謝塘懟了杜鐵胸口一拳,“你這個兄弟本世子認下了?!?

    杜鐵罵罵咧咧的說:“狗屁的世子殿下,記得有一次你和我說你是雍涼那邊當官的兒子,我一直以為你在吹噓來著。后來我就告訴同齡的孩子你是雍涼那邊的官宦子弟,沒過多久整個九段城都沸沸揚揚的說你是什么馬復程將軍的私生子?哈哈哈”。

    謝塘故作驚訝,“原來是你走漏了風聲,害得我在他們眼中白白給馬復程當了那么多年的兒子?!逼鋵嵵x塘早就知道是杜鐵說出去的,因為這件事謝塘只和杜鐵說過。

    杜鐵想起了一件事,他又罵罵咧咧,“今早我娘和我說司徒家的那個司徒普華說只要我愿意他就會嫁給我,謝塘你說你幾個意思?你是想害死你兄弟嘛?”

    謝塘一臉委屈,“杜鐵,這就是你不對了,當年你對那個司徒普華不是喜歡的死去活來的嘛,咋的如今夢想成真了你就不能感謝感謝我?”

    “我感謝你大爺,她多大歲數,我多大歲數,就算是當年我有一點點喜歡她,現在也是半點沒有了?!?

    杜鐵還偷偷的在胸口處比劃了一下,然后小聲的在謝塘的耳邊說道:“都下垂了”。

    “哥們我這次去了一趟翼州的酒樓,你猜怎么著,里面的姑娘那可是一個比一個白,那小手都嫩的能擠出水來,我想好了以后要找媳婦肯定按照那個標準找?!倍盆F說完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謝塘問,:“要不要和我去雍州?”

    杜鐵從地上拿起了一根綠草含在嘴里,雙手放在腦后:“不去,我這個人啊就是懶散,受不了被太多規矩約束?!?

    “那就走了,以后想我了就來雍州”謝塘轉身走向自己的馬背。

    “喂,別忘了練拳?!?

    沒有磨磨唧唧的道別,杜鐵以前說過大丈夫做事必須得是雷厲風行,只有娘們在的分別的時候才會鼻涕眼淚一大把。只是杜鐵還說過要是真想哭了就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哭,不丟人。

    原地留下了杜鐵一人,若知四海皆兄弟,何處相逢非故人。只不過這次一別,真的不知道此生會不會在見一面了。

    走了整整有十天路程,謝塘嘞起了馬韁繩,鄧胖子手捧著一張翼州邊界的地圖,來到了謝塘的的面前“殿下,向前在行近個八九里應該就能到對土匪寨子老巢了?!?

    謝塘看了看天色說道,:“我們先進去,等到天再黑一點讓黑武營悄悄地把這個寨子圍住?!焙谖錉I是謝塘給這支軍隊臨時起的名字。

    就這樣三匹馬,兩輛馬就大搖大擺走進了清風寨之中,只是寨子的門大敞四開,里面卻一個人都沒有。

    直到第二日一早那群土匪都沒有回來,謝塘都想一把火就把這個破寨子燒了之后在離開。

    從遠處出來了女子的慘叫,“救命,你們這群強盜,放開我?!?

    甄尤聽到女子聲音的時候,一下子躲到了甄夢的身后。

    一個身材矮小枯瘦的男人抱著一個綠袍的少女走了進來,“小美人,你就大聲的叫吧,看看誰能救你?!?

    只是下一刻那位土匪就感覺到了不對,因為他看見了不遠處,有一群人正在看著他。

    土匪一把將懷中的女子丟在地上,“你們是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

    當這為土匪想要喊上外面土匪弟兄的時候,卻發現將近二百人的山寨隊伍,除了他自己,剩下的都被弩箭射穿了,死的不能再死了,黑武營早已將整個寨子圍得水泄不通了。

    “是你?”那土匪認出來了謝塘。

    只是隨著這位公子哥手起刀落,那土匪早已是人頭落地了。

    謝塘也沒想到只是殺個馬匪也能來英雄救美,謝塘很有風度的做起了自我介紹,“在下姓謝,雍州人氏,不姑娘怎么稱呼,芳齡幾許,家在何處,是否婚配呀?!?

    甄尤是一頓翻白眼啊,這個謝塘就是個花心大蘿卜,這才從九段城走了多呀,就跟別的女人說這些有傷風俗的話,等到下次見到瑤兒姐姐肯定狠狠地告一狀。

    綠袍少女本身就受到了驚嚇,再加上謝塘一上來就問這么多,難免有些緊張,“我……我叫第五閉月,家在京城?!?

    “可是閉月羞花的閉月”

    綠袍女子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人如其名,真是閉月羞花啊”

    謝塘找來一個黑武營的軍卒竊竊私語了一番,不一會那位之前的翼州小督統就來了。

    “孔初,見過……公子,不知道公子叫我什么事?”

    孔初剛想說見過殿下的,不過看見了身旁有一個陌生女子就改成了公子。

    謝塘說:“你帶四十鐵騎給這位姑娘送到京城,順便去趟幽州的玄云學院,找一個鐘離皇的人請他最好能來雍州一趟,如果他不來你就跟他說小師弟可能不是小師弟了?!?

    臨行前,第五閉月鼓起勇氣,她問“我以后到哪里可以找到你呀?”

    “要是真有緣分,你到哪都能碰到我?!?

    官道之上雍涼軍兵分兩路,謝塘問:“鄧胖子,京城那邊的帝師是不是也姓第五???”

    鄧樂池恍然,難道這里面還有玄機

    謝塘用手指親親在鼻尖滑動,“希望這是個巧合?!?

    只是謝塘不知道,當第五閉月看到自己斬殺那名土匪的時候,這位少女的內心就有所屬了。
  http://www.3155354.live/99_99211/3402123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155354.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zw.com
牛牛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