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玄幻小說 > 座蛟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荒島度余生,訴于驚天秘(5)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荒島度余生,訴于驚天秘(5)

    鄒充于武學一道便如初爬嬰孩,見識粗淺,此時聽了云共工一番說解心中卻倏地起了一絲得意,忍不住望著兩個小手,逐指細掰,而后歡悅道:“那我到時不就是第四厲害的高手了?”

    云共工想要指正,只是轉而一想,這么說好像也并無不妥,只好叮囑道:“這天下即便是第四厲害的高手也是很多的,你可不能得意?!?

    鄒充卻是不理這個,雙手比劃了一個大圓,好奇問道:“那我到時能不能將這么大的竹子給打斷了?”

    原來鄒充自小到大都未曾見過正經的高人,唯獨讓他心念難忘的,便是當初施江南在他和馬大榮面前玩的一手將粗竹打斷的本事;是以,于他心中而言,能將大竹子打斷的,便是了不得的高手。

    云共工一時錯愕,隨后啐笑道:“你要真有了一品武師的能耐,別說是竹子,便是那么粗的石柱,也是輕松打斷?!?

    鄒充聽了頓時咧嘴傻笑,臉上是遮不住的歡喜,各種人前顯擺的想法在腦海里上躥下跳,怎么都攔不住。

    云共工不知他心中所想,倏地開口吩咐道:“你去找一根和你一般高的樹棍來,我要教你一手扎魚的功夫?!?

    鄒充聞言心猿瞬定,困惑道:“師父,怎么扎魚也還有功夫的?”

    云共工嘿笑道:“師父待會要教你的這手功夫叫‘翻蛟擊’,你現在練了也只能是下海扎扎魚而已,不過往后你要是練到了高深處,那可就是能下海降蛟,上山伏虎的頂天功夫?!?

    鄒充亮眼神馳,嘴里喊道:“好嘞!”便就入了林子,尋去找樹棍去了。

    過了許久,好不容易找到一根甚為滿意的木棍回來,鄒充就兩眼不眨的巴望著云共工;云共工卻是笑容漸怪,著鄒充扎了個馬樁單手持棍,便立在一旁笑而不語。

    鄒充本是滿心歡喜的想著學這個叫‘翻蛟擊’的功夫,誰知持棍立樁站了半天,也不見云共工說出下一式動作,不由急道:“師父,我快站累了,你快說下一步該怎么做???”

    云共工笑道:“走路都不會就想著跑了?先這么站著,待什么時候能一動不動的站上一個時辰,我便教你下一步?!?

    鄒充頓時苦臉,抱怨道:“這樣傻站著不成了被扎的了?”

    云共工也不詮釋個中道理,勸慰道:“好徒兒,你只管照著做,師父不會誑你的?!?

    鄒充暗自思量:“這樣傻站這也能練成頂天功夫?感覺也不怎樣嘛?!毙闹须m然質疑,但也未曾有過多埋怨。

    此后每日,鄒充清晨向陽吐納,而后持棍站樁;云共工從旁監督,如此兩月過去,鄒充才能做到持棍站樁一個時辰,且周身半點也不晃動。

    這一日,云共工將鄒充喚到身前,道:“我現教你‘翻蛟擊’下一步練法,此一步最為重要也是最為艱難,你若是練會了,那這門武功就算是入門了?!?

    鄒充早已迫不及待,聽了此言立時醒了精神仔細聆聽。

    云共工正色道:“你取一枚石子放于棍尖之上,而后立樁刺出,如此反復,若能領會當中力道,做到得心應手,無論如何刺出石子都不會掉落,那便是成了?!?

    鄒充聽罷便開始撓頭,沉默良久,才疑惑道:“師父,你這門功夫名字是聽著威風,可我覺著并不厲害的樣子,又是傻站著,又是遞石子的......”

    云共工笑了笑并不搭話,環顧四周找了塊磨盤大的石頭,倏地真氣流轉,一腳踏下,但聽“砰”的一聲,腳下大石已然四分五裂,碎成了上百塊小石。

    鄒充頓時兩眼放光,激動不已;云共工卻嘿笑道:“你師父我本事多的緊,但要說最厲害的,便是教你的‘翻蛟擊’,你乖乖聽我的,等練成了,一棍刺出,照樣是樹攔樹斷,石擋石崩的厲害?!?

    鄒充將信將疑,見云共工說的甚是自信,便只好依法練習,不過這一練法聽著簡單,要做起來卻是極為艱難;鄒充初時只是將木棍緩緩遞出,棍尖石子也是十次里掉落九次,更別說做到得心應手的刺出不落。

    忽忽練習了三月,卻是毫無進展,鄒充心中漸生煩躁,如此更難得法;云共工見狀也不過問,只是開始令他下海捕魚,從此每日吃食皆有鄒充承擔,自己倒是落了個輕松自在。

    此時的鄒充定海如意功已經入門,下得海里使上玄武定,也能自在暢游兩刻鐘,這下心中更是對‘翻蛟擊’的練法毫無興趣,整日里便是想著如何下海游玩,捕魚逮蝦,翻貝抓蟹,各種自在。

    又一日,鄒充于海底叉魚,好不容易在珊瑚叢中見到一條,剎那手隨意動,使勁疾刺,巴掌大的海魚就被串在了木叉上;他心中暗喜,忽地似有所感,便站在海底望著木叉愣神,過了良久,才悠悠回到岸上。

    這日過后,鄒充拾起了荒廢月余的‘翻蛟擊’練法,這要木棍刺出,而石頭不落的力道極難把握,但此時他心中煩躁已散,也不著急,每日練過幾個時辰后若感焦躁便停下休息,每日勤練不怠,細細揣摩,直到過了一年零五個月,卻是終于讓他給將這一步練成了。

    只見鄒充立馬行樁,手持長棍迅疾刺出,棍尖卵石卻穩穩當當,靜立不動。

    云共工在一旁見了酣暢而笑,笑罷便問道:“好徒兒,你說,這會兒讓你去扎魚,你覺得怎樣?”

    鄒充此時悟了其中奧妙,心中亦是難掩欣喜,聽了此言不禁得意道:“殺雞用牛刀,一扎一個準?!?

    云共工笑道:“你也莫要得意,我早先說了,悟了這一步,‘翻蛟擊’也只是入門而已,你可知往下該如何修煉?”

    鄒充忽然醒悟,皺眉道:“師父你說這是一門頂天的功夫,可我現在覺得雖然厲害了一些,但也不見得能有降蛟伏虎的本事???”

    云共工聽罷搖了搖頭,道:“所以才只是入了門,你要是把接下來的修煉法子給練到了高深處,那才是不得了的頂天功夫?!?

    鄒充好奇道:“那接著該怎么練了?”

    云共工嘿笑道:“你再拿一枚稍大些的石子放于棍尖的石子之上,兩子疊加,再使勁刺出,若能做到兩子不落,便算成了,如此這般,再反復疊加,你一棍刺出,掌握的石子越多越大,那你這一門‘翻蛟擊’的功夫便能越加厲害,要是你能疊個幾十子,撐個幾千斤,嘿嘿,到那時無論是叉槍棍戟,你一擊下去,便是一座山,也要被你給摧平了?!?

    鄒充聽得頓時瞠目結舌,極為詫異,只是細細一想,好似又十分有理;如今他已掌握了一顆石子刺擊不落的力道,若是再放一顆石子疊加,卻并非原先那般了;而是要用這已會的一石力道去駕馭另外的一石力道,練成了,一棍刺去,那便是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道。

    依這樣的法子逐石練去,每駕馭一顆石頭,‘翻蛟擊’便能多一重力道,似山石壓身,但又若即若離,光是這般細想,鄒充便忍不住打了個顫,只怕練到高深處,當真是摧山斷江,誰挨誰死了。
  http://www.3155354.live/99_99212/341815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155354.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zw.com
牛牛棋牌游戏